善良的任正非对傲慢的美国或有一个误判

lefunn2020-07-19  628

最近,关于任正非的系列采访和对话,看得大家都比较振奋,我也一样,为中国拥有这样一位企业家而感到自豪。任正非是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和军旅文化影响的国际化企业家,可以说整体思考是全面的,意志是坚定的,而且是非常理性和富有感染力的。

任正非关于对中美竞争、华为的生存之道,以及对中国教育问题的思考等等,我觉得谈得都比较深入,值得引起社会层面的注意。我这里不需要再复述一遍,然后加一些评语,我觉得这样的工作这几天很多评论人士和媒体人都做得足够多了。

善良的任正非对傲慢的美国或有一个误判

 

我这里需要分析一个可能容易被大家忽略的点,但这个点有可能会给很多人带来误判。

关于未来全球在5G领域,会不会分裂成两个标准的问题,任正非的回答是,“当然今天有人也说5G将来会不会分裂成两种标准,西方一种标准、东方一种标准,我认为是不会的,因为人类好不容易统一了一个标准,为共同的全球云社会服务,这样两种标准就是两朵云,这个东西将来是很难交融。

这是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但我想用天马行空的方式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大家就当故事来看吧。

时至今日,世界上在很多领域,都还存在着不同的标准,英里和公里,公斤和磅;就算在手机和电脑领域,完全互联网化的地方,也有不同的操作系统,一个是苹果,一个是微软,一个是安卓。

汽车算是一个非常标准化的全球性产品了吧,但是方向盘也分裂成两种布局,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还有像螺丝这样非常基础性的工业品,有的拧紧是顺时针,有的拧紧是逆时针。电源插座,中国离韩国这么近,插座的插口标准都不一样,你要是去韩国,还得带一个插座转换器。

我个人觉得,现在还不是讨论你死我亡的时候,因为美国想堵死华为短期内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要讨论一下,未来5G标准分裂的逻辑,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这就类似于,你研究三国演义,可以讨论曹操、刘备、孙权到底谁更厉害,谁会统一谁,但现实是,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形成了三足鼎立,至少在这三个人活着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谁把谁给统一了的情况。

所以任正非才说,中美的竞争,最终是教育的竞争。我们继续拿三国来比喻,你去看,蜀国似乎只有一个诸葛亮,后辈无人,吴国也只是个别的英雄主义,缺乏普遍性的人才,但你再去看魏,曹操时代,招揽的文臣武将不计其数,曹操的儿子能七步成诗,杨修一人一口酥这样的典故,都来自曹魏,就连终身不为曹操献一计的徐庶,曹操照样好吃好喝发放俸禄。魏晋胜在人才储备。

有人也统计过,这次被美国断供的两家国内科技明显企业,华为三个轮值CEO,两个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而海康威视三个创始人都是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当然,企业领袖有各种各样的教育背景,不一定都要科技背景,我这里想说的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看上去是企业和人才的竞争,但最终依然是教育的竞争,这一点我觉得是一个共识,也是常识,如果连这一点都要提出来说,要辩论,我觉得我们的教育可能真的是出问题了。

也就是说,我们的教育会不会有断代的风险,如果有这个风险,那么任正非这一代人,尚且能跟美国一博,等到八零后、九零后唱主角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这个确实值得继续思考。

如今的美国,其实依然还处在自己认为的无法撼动的霸权位置上,美国甚至不允许平起平坐的对手出现,更别说比自己强的对手了。

说到商业竞争领域,美国看似开放,其实是一个极其保守的国家,我将其称之为精英的傲慢。关于5G,就算世界有统一的标准,美国也会搞出一个不同的标准。纵然任正非强调华为的5G是最先进的,但对于美国这种思维逻辑来说,你的先进对我来说就是威胁。

善良的任正非对傲慢的美国或有一个误判

 

美国不仅担心华为会妨碍自己在全球的窃听计划,而且从美国民众的层面,国会层面,历史以来都对一家独大的企业充满戒心,大就是错。因为他们站在制度设计的高地,认为国家意志是保护竞争,而非保护竞争者。

所以,美国最大的可能是,会用不同的5G标准,以及重新建立的由美国主导的系统,来扶持新的竞争者,有可能是爱立信,也有可能是诺基亚,或是其他国内新兴的企业,但一定会把华为排除在外。

另一方面,美国人的“异同”思维,早已根植在他们的DNA里了。

乔布斯的苹果系统,故意把桌面按钮放在了左边,并不是因为放左边更便捷,而就是要区别于微软。

在美国,世界第一运动足球是比较边缘的,并不是美国人历来就不喜欢足球,也不是美国土地少,没地方兴建足球场,作为欧洲的殖民地,美国精英为了区别于欧洲,展现自己的无规则意识,对抗欧洲文化,硬是把橄榄球、棒球等发展为美国最主流的运动。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美国也强盛了很多年,除了把棒球传给了日本以外,美国在橄榄球世界杯比赛中,好像还从来没获得过冠军(理由是美式橄榄球规则不同),但这不影响美国自己玩自己自的。

这种基因,在不同的人眼里会有不同的解释和看法,因为所学的历史不同,所理解的世界运行逻辑不同,但如果运用到商业领域,要认真思考美国人的逻辑,否则你都不知道对手到底是什么样的思考方式,何谈应对。

美国是一个新的大陆,“新大陆”三个字,不仅仅是因为发现得比较晚,而是它整个文化的基础也是比较新的,但这种新,是带有很强的独立、叛逆、傲慢色彩的。

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比如下象棋或围棋是中国人的一个很普遍的爱好,两个人要在下棋方面一决高下,肯定需要做很多工作,比如拜师学艺、勤学苦练等等,然后如果对弈的时候,输的一方,会再去认真的研究棋局,以及继续勤学苦练。但美国人不会这么想,如果连输几次,美国人会觉得你的棋盘有问题,要么发明一个新工具或组个团队来战胜你,要么就会按照自己的逻辑重新造一个棋盘,要求你在新的棋盘上来下棋,把你此前积累的所有优势,会一下子抹平。

善良的任正非对傲慢的美国或有一个误判

 

中国人很多思考,都是站在规则底下去思考,因为历史以来,就生活在各种规则之下,而美国人的思考逻辑,主要是思考如何打破规则,最终要占据规则优势,而不是技艺优势,因为美国的成功,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改变和打破既有规则而获得的。

我再跟大家举个例子,比如去年苹果手机销量出现下滑,股价下跌,新机型上市也非常不乐观,大家都预期销量会大幅下滑,开始质疑苹果战略等。但对不起,苹果CEO库克说,我们从今往后(去年末),不再公布苹果销量了。你能拿我咋地,这就是美国人的思维。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在WTO模式下,很好的适应了国际竞争,而WTO实际上一直也是美国主导的棋盘,但问题在于,中国通过勤学苦练,已经掌握了如何在这样一个棋盘上战胜对手,可是美国发现,自己的优势在这个棋盘上变弱了,所以我美国现在要重新弄一个规则,也就是重新弄一个棋盘,这个棋盘上面,我要让你的优点发挥不出来,但你的弱点会完全暴露,你重新变成了一个极其被动、处处求教的新手。

而且不仅仅是WTO,美国几乎退出了或正要挟退出所有自己已失去优势或缺乏影响力的全球性组织,甚至包括联合国,重新开始建立自己主导的新的秩序和系统。

很多人可能会说,这不就是霸权吗,对了,这就是霸权。

美国这片新大陆,给了美国人得天独厚的优势,使其野蛮生长,然后博弈出来了一套非常适合现代商业竞争的组织方法,这种打法是非常超前的,也是一种更高维度的竞争。

现在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说中国利用各种手段,压制了劳工权利,获得了人口红利,中国制造的竞争优势是压榨劳工,美国对中国的倒逼,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国劳工的。我觉得只要稍微懂一点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垃圾理论。中国的企业竞争之剧烈,是全世界都罕见的,在这种条件下,资本家要是压榨员工,可能一天都干下去,员工随时都可能被高薪挖走,你去看华为的成功,以及中国大部分竞争力企业的成功,是靠压榨中国劳工吗?那是没有去了解韩国日本企业是如何压榨劳工的。

我们再来看看美国,表面上看,美国各州都支持大家的诉求,保护劳工利益,而对资本做出了极大的限制。但美国想出来一个办法,就是给你一个不一样的选择,你比如美国有一个洲,叫特拉华州,该州的法律极度偏袒资方,且不设有陪审团制度,允许本州的公司不在本州进行实际经营。所以美国500强企业中350家在特拉华州注册,上市公司里一半以上均在此州注册。

善良的任正非对傲慢的美国或有一个误判

 

美国对劳工确实有很多保障,但我刚才讲了,美国影响力最大的企业,雇员最多的企业基本都注册在特拉华州(互联网企业由于雇员少,不需要压榨劳工,所以注册在特拉华州的少),这个洲说白了,根本不会管你资本家如何压榨劳工,所以美国企业所获得的不正当优势,是通过各种你想象不到的手段获得的。另一个数据是,过去20年,美国中产阶级的工资增长缓慢甚至有的根本没有涨。除去通货膨胀,30多岁的美国年轻人并没有他们的父母富裕。到底谁在获得劳动力成本优势?

当然,你要把中国劳工现在的待遇水平跟美国这个几百年资本主义国家的待遇水平比,那没法讨论,我这里指的是,美国压榨劳工的情况比大家想象的严重,只是用了一种更巧妙的办法。2011年的时候,巴菲特说,我缴纳的可纳税收入税率为17.4%,甚至低于为我工作的20名员工的税率。意思是什么呢,普通员工的税率,竟然高于美国最富有的人的税率,对此巴菲特呼吁向富人加税,向穷人减税。

美国人创造出来的隐蔽性不正当竞争优势,以及为此搭建舆论认知系统和压制竞争对手的手段,不是一下子就能被看穿的。美国人的优势思维,也是深入骨髓的。

有一个案例,你比如中国辽宁号航母,2012年10月份正式服役,一个多月后,美国故意退役了一艘超级航母(核动力企业号航母),意思是说,你中国搞出来了第一艘航母,而我比你辽宁号先进很多的航母都已经在退役了。但他要选择攻击中国,想扩充军备的时候,会说,中国现在可厉害了,几个月就能造一艘航母,对美国和盟友造成威胁。

善良的任正非对傲慢的美国或有一个误判

 

美国要的是,绝对优势,而不是我们简单的理解的,对弈一次分出胜负的优势,所以白宫每年花数亿美元,来向世界上最好的智囊购买足够超前的长期战略,但在战术上,美国也会使用那些三教九流无所不用其极的人,来对付当下的竞争对手。

我讲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扯远了,也许就是要扯远,否则看不清啊。其实我觉得也没有扯远,因为我们最终要下一个结论,而这个结论是会被验证或证伪的,所以如果没有充分的,多边视角的了解,没有人敢于下一个十分肯定的结论。

所以综合我的思考,结论就是不管美国的5G设备服务公司有没有竞争力,或美国现在有没有这样的公司参与跟华为5G的竞争,美国绝对不会让一个中国的公司统一5G的标准,建立未来的全球性通讯系统。任正非说,5G不会分裂为两个标准,我觉得这个有可能是个极大的误判,在美国人眼里,5G绝对不能只有一个标准(就算这个标准是美国人制定的,美国人也会扶持出不同的竞争对手),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点。

美国是一个致力于制造棋盘的国家,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国家的繁荣,就是因为有一套优秀的制度,他希望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因为他自信可以用自己的商业制度逻辑将棋子的作用发挥到极致,而其他人的制度或系统,是不可持续的,甚至是不可接受的。所以美国大部分企业,也是这个逻辑,做到最后,就是在做系统和制定标准。苹果一出来就是做自己的系统。很多人不理解谷歌为什么要做安卓,要做机器人,其实并不是简单的竞争所迫,其实更重要的是这种造系统的战略思维。

对于美国商业来说,成为那个棋艺最高的人,不是他的理想,他的理想是,要给那些棋艺最高的人,制造棋盘,别人的棋艺再高,不是很在乎,就像NBA联盟的老板,会在乎乔丹打球打得好吗?会在乎詹姆斯收入高吗?不会。美国会在乎华为赚那么多钱吗?也不会,他在乎的是你挑战了我的系统,你不安心做一个球员。

华为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以最快和最高的服务标准,落实自己的5G应用系统,然后让更多的国家采纳和接受,形成一个联盟。从当下看,破解硬件封锁和加快研发,非常重要,但未来一段时间,市场规模其实更重要,所有的系统之争,都是规模之争、市场占有率之争,因为美国最清楚,硬件的封锁是不可持续的,只有阻止系统的扩散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华为来说,这就类似于,世界第一运动足球,发展到今天,世界杯上面,有没有美国,其实不会那么重要,美国不会为了遏制某个球队,傻到禁止耐克给球员卖球衣球鞋。更有可能的是,美国会搞出一个橄榄球,然后自己玩到极致自嗨。如果华为不把5G变成世界杯,那么美国就会把橄榄球硬推给全世界,并不是橄榄球不好,而是对于世界来说,这有点奇怪。

文/肖磊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laoli.co/?read-258.html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