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两极分化,吃喝玩乐为何越来越贵

lefunn2020-07-19  583

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7月CPI同比涨2.8%,创一年半以来新高,而PPI则同比回落0.3%,再创近三年来的新低,环比看也是回落0.2%。CPI与PPI延续了分化的走势,两极化的特征越加明显,应该如何理解这种两极化的加剧呢?

简单看,就是中国社会中的“人”越来越贵了,而机器自动化却越来越便宜了。

物价两极分化,吃喝玩乐为何越来越贵

 

中国,在当前互联网时代的大环境下,工业化已经实现高度普及,因此,那些可以实现工厂化批量生产,流水线高效高产的商品价格,普遍都能保持相对稳定的市场价格,甚至因为市场需求的不断扩张,生产商和运营商可以用规模换效益,即以扩大市场占有规模的方式,保持经营利润的可持续。如我们熟知的可口可乐,就可以在中国30年不涨价。类似的如汽车机电、电子产品、电力资源等等。

而那些劳动密集型的行业和产业,其终端产品的价格却都在保持着明显的上涨趋势。其中,农副业相关产品、餐饮娱乐、教育医疗等行业最为明显。如今年的猪肉、鸡蛋的价格上涨,因为疫情和饲料成本上升的影响,我们能够理解,可水果和蔬菜呢?去年的“水果自由”已经不再是容易的事了,而今年却变的更加艰难。

因此,我们看到今天的中国,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成本和外出就餐价格出现明显提高,越来越像我们的邻国日本了。

客观的说,中国老百姓的实际收入确实是在提高的,但这不代表人们的消费会更自由。当短暂的家庭可支配收入增加之后,通常在3到6个月后就会立刻伴随着现实的日常生活支出上涨,可中国社会的电价、水价、交通物流成本等最基础的物价水平并没有变,因此,一定是在货币流通的过程中,在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我认为,深层看待CPI与PPI的两极化,这表明中国的基础劳动力人口在减少,从事基础劳动和服务的人力资源成本在大幅增加。现实中,中国都市白领们手握高学历,日常工作也多会出入城市高档写字楼,但却有很多人难以实现每日200元的实际可支配收入。

而在中国广袤的农村种养殖基地,在有高劳动强度、高劳动技术要求的工程施工现场,以及在熟练且高负荷工作量的工厂作业流水线等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作端,每一个劳动力的日均实际劳动收入已经高于200元以上了。

中国社会的现实是,更多年轻人宁可聚集在大都市的高档写字楼里,坚持做着枯燥的办公室流水线工作,也不愿分散到真正有需求中小城市,工厂,农村去当一线的技术劳动力。这是中国教育的失败,那些大学毕业并拥有高学历荣誉的中国年轻人,正在成为收入最低、最迷茫、最痛苦的群体。

而PPI的持续下跌,再次印证了在工业信息化时代,机器自动化正在主导第二产业,产能过剩和需求不足并存。而从根本上来看,还是社会贫富差距拉大造成的有效需求不足。

即使10%的绝对富有人群再怎么奢靡无度,也不足以填补那90%的中产阶级、中低收入群体所不能实现的“水果自由”,他们才是的中国社会真正的需求主体,只要激活这90%人口的强大需求,才能重新振作中国经济的工商业实体经济,用强大的需求来刺激供给活力。

所以,当下的中国,当务之急是要努力平衡社会财富分配,让富有群体多交税,让中低收入群体更有能力来满足潜在的强大需求。

文/三尺寒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laoli.co/?read-257.html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