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鲁克:那些有极高成就的人,都具备哪些特质?

lefunn2020-05-19  175

01

 

有史以来第一次

我们必须自我管理

 

数百年之后,当我们当下的历史可以从更为长远的角度来撰写的时候,我想非常有可能的是,在那个时代的史学家眼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科技,不是互联网,也不是电子商务,而是人类的环境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有史以来第一次,我是说真的第一次,有大量的而且数量仍然在不断增加的人有了选择的余地。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必须自我管理,然而,我们对此完全没有准备好。

 

在这次演讲中,很多人非常贴心地给我提出了很多问题,对此我非常感激。但是,这28个问题中没有一个问题是和自我管理有关的。

 

这些问题都集中在:

 

“我该如何和别人相处?”

“别人该如何对待我?”

“如何让自己受到更多的重视?”

 

然而没有一个问题提到:“我应该怎样培养自己?我应该如何了解自己?”

 

这不奇怪,在整个历史中,实际上没有人有选择的余地。

 

直到1900年,甚至在最发达的国家,绝大多数情况还是子承父业,这还要说运气好。那时只有向下的流动,而没有向上的流动。如果你的父亲是农民,那么你也是农民,如果他是工匠,那么你也是工匠,以此类推。

 

如今突然有大量的少数人——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可以做选择了。甚至,他们可以拥有多于一种的职业。

 

在我看来,现在人们的工作生涯接近60年,而在1900年,则只有20年。实际上,我们的工作生涯增长得比整体寿命增长快很多。

 

我们最先看到的现象之一是,很快我们将不再认为退休是工作生涯的终点,退休年龄甚至会比过去早一些,但是工作生涯会持续下去。

 

可以预测到的是,在未来25年,即使是在美国,大多数人直到70岁还会继续工作,也许不是某家公司的全职员工,而是临时或者兼职人员。

 

部分原因是出于经济需要。我的孙辈们不再愿意把收入的35%用来供养完全有能力工作的祖父辈。因此,无论你在退休账户里存了多少钱,只有很少数人能够不靠一些额外的收入来过活。

 

不过,知识也给了我们选择。

 

我的高级管理研修班的学生们平均年龄45岁,都是成功人士,他们每个人都会提到:“我不打算在目前的工作上结束我的职业生涯。”

 

他们每个人都表示:

 

“我最底下的抽屉里有一盒名片,里面有一旦我想换工作就可以联系的20个人的名片。我每两个月都会给他们打电话保持联系,以备我想另谋发展。”

 

这不是因为他们不满意现在的老板,相反,他们会说:

 

“现在这家公司需要一个好的有机化学师,但是我看得出来,在未来几年内,我们的产品、市场就会改变,到时候他们不再需要像我这样的人,我也不愿意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看文件。”

 

所以,我们首先必须学习了解自己。我们对此并不了解。

 

德鲁克:那些有极高成就的人,都具备哪些特质?

 

 

02

 

大多人以自己的无知为傲

 

当我问这些学生:“你知道你擅长什么吗?”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答案。

 

“你们知道自己需要学习一些什么以便充分施展才华吗?”他们甚至没有一个人问过这样的问题。

 

相反,他们大多以自己的无知为傲。

 

你经常会碰到这样的人,他们非常自豪于自己看不懂资产负债表。然而,如果想在今天的环境中成功,一定要看得懂资产负债表。

 

另外一方面,有的会计师对于自己无法与人相处,同样感到自豪。这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应该是感到羞愧才对,因为这种事情可以学得会。学会说“请”和“谢谢”并不困难,而这种礼貌可以让人和你友好相处。

 

然后,我接着问:“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工作的吗?”好吧,大多数人知道自己是早起型还是夜猫子型,但是几乎没有人了解自己是阅读型还是聆听型。

 

然而,实际上世界就是如此划分的。

 

艾森豪威尔是一个成功的将军,却是一个失败的总统,原因就在于他的阅读能力超强,而他的两位前任罗斯福和杜鲁门都是聆听型的。

 

他想要做一个聆听者,但是他听不进去,只能阅读。

 

另外,林登·约翰逊总统像其他任何一个国会议员一样,有着超强的聆听能力,却完全无法阅读,他的眼神凝滞,他必须用听来解读。

 

艾森豪威尔不知道这一点,我的学生也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客户更是不懂。

 

然而,这会产生很大的差别,你只需要告诉此人:

 

“听着,我是一个聆听者,所以在你把那份重要的报告给我之前,告诉我里面有什么”。

 

或者,“我是一个阅读者,在你对我长篇大论之前,给我一两页报告让我先看看”。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种差别。

 

同样地,很少有人知道自己适合哪里,有着什么样的脾气,或者是什么样的人,是否适合待在大公司。

 

我最小的女儿在一家大企业工作,如鱼得水,而我其余的家人,没有一个能在大企业做事,都不适合待在大企业。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

 

我是否能与别人合作?我是独行侠吗?我的价值观是什么?我努力的目标是什么?我的贡献在哪里?

 

德鲁克:那些有极高成就的人,都具备哪些特质?

 

 

03

 

我们大多数人低估了自己的长处

 

如同我前面所说的,这是史无前例的,唯有天赋过人者例外。

 

莱昂纳多·达·芬奇有着整本的笔记,在这些笔记本里有对自己提出这样的问题。莫扎特也懂得这些,而且了解得非常详细。

 

各位或许也知道,莫扎特是音乐史上唯一擅长两种完全不同乐器的演奏家,他不但是钢琴大师,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小提琴大师。

 

然而,他认定一个人只能精通一种乐器,原因在于,如果要精进琴艺,每天必须练习3个小时,而他每天没有那么多时间,所以他选择放弃小提琴。

 

他知道这个道理,也把这个道理写了下来,流传下来的笔记本就是最好的证明。有极高成就的人总是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说不,他们总是知道应该追求什么,以及知道该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这便是为什么他们能够获得极高的成就,而如今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习这些。

 

这些并不是很难,关键在于学习达·芬奇和莫扎特的做法,写下来然后加以复核。

 

我不是在告诉大家什么新方法,这种方法在14世纪就已经有了。关键在于每次你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前,把预期会发生的事情写下来,然后再回过头来问:“这个决定的结果是什么?”

 

写下这些结果也能让我们更易于发现自己的长处。我要说的是,我们大多数人低估了自己的长处。

 

我们把自己擅长的事情想当然,认为我们自己擅长的事情来得很容易。

 

我们认为,除非是艰苦奋斗得来的,否则就没有什么价值。这是一派胡言。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哪里需要提高,我们有哪些缺点,我们哪些不擅长,或者上天没有赋予我们什么样的才华。

 

是的,只有在极个别的情况下我们会知道这些。就像是我不需要别人的反馈也知道,我不可能成为画家,2岁的时候第一次把蜡笔拿在手里我就知道了。

 

但这只是极端的情况,那介于这两个极端的中间地带呢?你不见得真正知道“我不适合做这个”。于是我们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未来30年,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必须学习找到自己的定位。

 

德鲁克:那些有极高成就的人,都具备哪些特质?

 

 

04

 

想要过充实的人生

必须基于长处和价值来管理自己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我们必须承担管理自己的责任。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这样的一个变化程度超过任何的科技变化,超过任何的人类处境的变化。

 

没有人教这种事情,没有一所学校、一所大学能教这些,也许还要再等上100年,才有人教这样的课程。

 

然而,在这之前,追求成功者会想要做出贡献,想要过充实的人生,想要为自己的存在找到意义。那么,他们就需要学习一些东西,几年以前只有少数的高成就者才知道这些。他们必须学习管理自己,基于他们的长处和价值来管理自己。

 

史上第一次,世界充满了选择。当我听到我的孙辈们谈论他们所拥有的选择时,感觉相当骇人。选择太多了。

 

当我在我的家乡出生时,没有任何选择。现在,不到一个世纪之后,人们却必须做出决定:我该如何选择,理由是什么?我适合做什么事情?我适合朝哪个方向发展?

 

这对社会福利部门来说有一个重要的含意,也就是要了解自己适合什么,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在非营利机构从事志愿者工作。

 

我在企业界的朋友们经常给我看他们员工的庞大培训成长计划,我对此非常不乐观。因为我所看到的组织,尤其是大企业这种组织,员工真正的成长来自在非营利机构从事志愿者工作。

 

在那里,你有责任,你可以看到结果,很快你就会发现自己的价值所在。

 

我们一直都在谈论企业的社会责任,我希望我们很快能谈到这些非营利组织对大企业所负有的社会责任。

 

企业员工去教堂或女童子军从事志愿者工作是成长的绝好机会,这些地方是组织里的知识工作者能够真正发现自我,并且真正学习自我管理的场所。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laoli.co/?read-114.html
最新回复(0)